□新春走基層·社會關切
  法制網記者 袁定波
  41歲的徐林,傻傻的站在路口,看著人來人往,就是不知道該怎麼走到馬路對面去。那時,他剛出獄。1995年,徐林因受賄罪被判無期徒刑,在監獄服刑17年後,他獲得了假釋。終於回家了,一切仿佛都還在昨天,社會卻變了一個樣。
  "消沉、無措、焦慮,怎麼辦?"1月23日下午2點,《法制日報》記者來到位於北京市白紙坊橋東北角的北京市西城區陽光中途之家,徐林正在向另外4位社區矯正人員講述重回社會頭2個月,那個迷茫的自己。
  這是西城區陽光中途之家正在進行的社區矯正人員心理輔導"陽光課堂"。正是在這裡,徐林開啟了他人生新的徵程。在社區矯正接待室報到後,徐林的檔案轉入西長安街司法所,駐所矯正民警趙明德給他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犯過事兒的人,內心很敏感,最怕別人異樣的眼神。徐林現在一家投資公司上班,每次趙明德有事要通知他,給他打電話時,都會先問一句,你現在接聽電話方不方便。這讓徐林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被尊重感,總感覺社區矯正民警心裡有你。不是簡單的把你當成社區矯正對象,而是真正把你當成自家兄弟。
  感人心者,莫乎於情。2006年8月從事社區矯正工作的趙明德堅信,社區矯正對象更希望得到別人情感的關懷,渴望被尊重。
  社區矯正人員劉浩,因盜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出獄後,劉浩要面對的是:妻子下崗、兒子上高中,家裡還有一位80多歲的老父親。一時無計可施的他情緒十分低落,甚至覺得還不如再折騰點事回監獄算了。
  在"陽光課堂"上,劉浩坦誠:"當時是真的覺得自己走投無路了,準備重操舊業,乾幾筆大的,給家裡存點積蓄,哪天被逮住也就聽天由命了。"當劉浩在十字路口徘徊不定時,他所在的西長安街司法所伸出了援助的手,把他再一次拉上了正道。
  趙明德和司法助理員一起對劉浩進行了家訪,瞭解到劉浩有汽車維修技能,當時也掙了點錢,可是由於交友不慎,錢都揮霍掉了,最後走上了盜竊這條路。為穩定其思想,解決其面臨的困難,趙明德多方協調,幫助劉某利用家裡的臨街門面房開了一個汽車配件商店。現在,這個店已經有了盈利。
  一身乞丐服、頭染彩色發,脖子掛著鏈子,鼻子和耳朵還吊著金晃晃的環,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社區矯正人員甄理到司法所報到時,著實把趙明德嚇了一跳。"陽光課堂"上,坐在記者對面的甄理,身上已經難以找到過往的影子。
  現年17歲的甄理,上學時經常逃學,整天游手好閑,惹是生非,最後發展到和幾個哥們一起搶別人手機,被學校開除還被判緩刑3年。為了能夠讓甄理有一個轉變,趙明德制定了詳細的教育轉化方案。甄理年齡不大,正處於青春期,叛逆思想嚴重,但畢竟還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孩子、可塑性強。因此,趙明德註重寬嚴相濟,管教並舉,既讓甄理認識到法律的威嚴,又讓其感受到社區矯正民警對他的關心和愛護。
  "經過一年多的社區矯正,我慢慢認識到自己原來有多混,讓父母多傷心。現在,在一家健身俱樂部找了一份教街舞的工作。"甄理說。
  定期舉辦心理輔導"陽光課堂",制定個性化矯正方案,這是西城區陽光中途之家社區矯正人員首接心理測量機制一部分內容。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新接收的社區矯正人員在區社區矯正接待室報到後,將轉到陽光中途之家進行。同時,對心理健康狀況欠佳的矯正人員,心理咨詢師還將與所屬街道司法所密切聯繫,進行跟蹤隨訪。目前,該區陽光中途之家正在探索引入專業化社會力量,由專業社工直接針對社區矯正個案來開展心理矯治工作。
  "社區矯正是一種不使罪犯與社會隔離並利用社區資源教育改造罪犯的方法。"北京市西城區司法局副局長邵明陽介紹說,刑法修正案(八)明確了對管制、緩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4類犯罪分子實行社區矯正。
  下午4時30分,徐林、劉浩、甄理陸續走出"陽光課堂",正如這堂課的名字--新起點一樣,他們也都懷著一顆感恩的心走上了各自人生的新徵程。
  法制網北京1月24日訊  (原標題:走出"陽光課堂"重啟人生新徵程)
創作者介紹

Bernard

ss77ssif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